ndap
關於本計畫
數位化流程圖
未來計畫
版權聲明
CBETA
法鼓佛教學院
數位典藏科技計畫
首  頁 已建經目 國圖善本目錄 相關知識 佛教藏經目錄
【經文資訊】藏外佛教文獻 第八冊 No. 71《《慧琳音義》與唐代大藏經》
W08n0071_p0403a01║
W08n0071_p0403a02║《慧琳音義》與唐代大藏經
W08n0071_p0403a03║
W08n0071_p0403a04║    方廣錩
W08n0071_p0403a05║
W08n0071_p0403a06║  佛教從印度傳到中國,與中國傳統文化相結合,形成中
W08n0071_p0403a07║國佛教。中國佛教有許多不同於印度佛教的特點,而中國佛
W08n0071_p0403a08║教大藏經的出現,也是中國佛教不同於印度佛教的特點之
W08n0071_p0403a09║一。與古印度諸國分立的政治局面相適應,印度佛教從部派
W08n0071_p0403a10║分裂開始,就再也沒有統一過。印度人傾向於認為,無數相
W08n0071_p0403a11║互對立的集團與派別、各種異質東西的同時並存是一種正常
W08n0071_p0403a12║的現象。部派佛教時期的印度僧人說:一個金手杖雖然斷為
W08n0071_p0403a13║十八截,但每截都是真金的,由此論證了當時分裂的諸多部
W08n0071_p0403a14║派都屬於佛教正統,都是合理的存在。出於這種思想方式,
W08n0071_p0403a15║他們自然無意於從事統一佛藏的工作。因此,印度佛教在理
W08n0071_p0403a16║論上雖有「三藏」、「菩薩藏」的提法,但在實際上大乘、
W08n0071_p0403a17║小乘各個派別各自傳承自己的典籍,不存在標準的、規範化
W08n0071_p0403a18║的佛藏,呈現出百花齊放之勢。中國的情況則不相同。從歷
W08n0071_p0403a19║史上看,從古到今,中國基本處於大一統的政治格局。即使
W08n0071_p0403a20║國家暫短分裂,有關國家或自詡正統,以統一為己任;或奉
W08n0071_p0403a21║別國正朔,自居於藩屬。因此,在中國人看來,統一是正常
W08n0071_p0403a22║的,分裂是不正常的。與此相應,在意識文化領域,中國人
W08n0071_p0403a23║總是力圖會融各種矛盾因素,致力於建立一個圓融和諧的體
W08n0071_p0403a24║系。南北朝時期中國僧人的判教、唐代中國僧人玄奘到印度
W08n0071_p0403a25║後撰寫《會宗論》,都是中國人這種思想方法的反映。中國
W08n0071_p0403a26║人在這種思想方法的指導下從事佛教文獻的整理,便促成了
W08n0071_p0404a01║統一的、網羅所有典籍的、示範性的大藏經的出現。此外,
W08n0071_p0404a02║中國有著悠久而深厚的文化傳統,漢民族向來既重武功,又
W08n0071_p0404a03║重文治,始終十分重視對古代文化的繼承與古代典籍的整
W08n0071_p0404a04║理。中國歷代王朝也都把搜求書籍,予以整理、編目當作弘
W08n0071_p0404a05║揚文治的一件大事。漢民族的文化氣魄也更加恢弘,胸懷更
W08n0071_p0404a06║加博大,形成吸收、消化各種外來文化,會融各種不同觀點
W08n0071_p0404a07║的良好條件。上述種種,鑄成我國民族文化的深層意識。漢
W08n0071_p0404a08║文大藏經的形成,也是這種民族文化意識的反映。
W08n0071_p0404a09║  中國的佛教大藏經,醞釀於漢魏兩晉,形成於南北朝,
W08n0071_p0404a10║其結構體系定型於隋唐。以往有一種觀點,認為自從開元十
W08n0071_p0404a11║八年(730)智昇撰成《開元釋教錄》(以下簡稱《開元錄》)
W08n0071_p0404a12║後,其《入藏錄》所定的1076部、5048卷、480帙便成為
W08n0071_p0404a13║人們修造大藏經的規範。其實,《開元錄》撰成後,祗是當
W08n0071_p0404a14║時流傳的諸種私家經錄之一,還沒有取得一統天下的地位。
W08n0071_p0404a15║即使那些參考《開元入藏錄》而修造的大藏經,也不完全遵
W08n0071_p0404a16║循它的規範,而是按照當時當地的具體情況,予以斟酌損益。
W08n0071_p0404a17║直到會昌廢佛以後,各地的大藏經才逐步統一到《開元入藏
W08n0071_p0404a18║錄》的形態上。關於這個問題,拙作《八——十世紀佛教大
W08n0071_p0404a19║藏經史》已有論述。本文則擬以《慧琳音義》為例,進一步
W08n0071_p0404a20║探討這個問題。
W08n0071_p0404a21║  《慧琳音義》,一百卷,唐釋慧琳(737~820)撰。慧
W08n0071_p0404a22║琳為唐長安西明寺僧,俗姓裴,疏勒國人,幼習儒學,出家
W08n0071_p0404a23║後,師事不空三藏,對於印度聲明、中國訓詁等,都有深入
W08n0071_p0404a24║的研究。慧琳以前,佛教音義已經出現,但未能涵蓋全部大
W08n0071_p0404a25║藏經,有的且有訛誤。於是慧琳參考各家音義,依據《韻英》、
W08n0071_p0404a26║《考聲》、《切韻》等以釋音,根據《說文》、《字林》、《玉篇》、
W08n0071_p0405a01║《字統》、《古今正字》、《文字典說》、《開元文字音義》等以
W08n0071_p0405a02║釋義,並兼采一般經史百家學說,以佛意為標準詳加考定,
W08n0071_p0405a03║撰成《一切經音義》。
W08n0071_p0405a04║  按照《宋高僧傳》卷五「慧琳傳」的說法,該音義是唐
W08n0071_p0405a05║德宗貞元四年(788)開始編纂,至唐憲宗元和五年(810)
W08n0071_p0405a06║止,中經二十三年方才完成。後十年,即元和十五年(820),
W08n0071_p0405a07║慧琳卒於西明寺,享年84歲。目前流傳的諸種工具書大體
W08n0071_p0405a08║採擷此說。但現存《大正藏》本《慧琳音義》(底本為《高
W08n0071_p0405a09║麗藏》本,亦即目前所傳該音義最古老的傳本)所附景審《一
W08n0071_p0405a10║切經音義序》稱:「以建中末年刱制,至元和二祀方就,凡
W08n0071_p0405a11║一百軸。」則該音義的編纂年代為建中四年(783)至元和
W08n0071_p0405a12║二年(807),共計24年。又,該景審序對慧琳逝世的年代
W08n0071_p0405a13║與《宋高僧傳》的記載也不同,稱慧琳於「元和十二年(817)
W08n0071_p0405a14║二月三十日絕筆於西明寺」。陳垣先生注意到上述兩種說法
W08n0071_p0405a15║不同,但認為「二說尚無大異」,故將兩說並存,未作取捨。
W08n0071_p0405a16║陳士強先生則認為景審序比《宋高僧傳》早一百多年,以
W08n0071_p0405a17║理相推,要更可靠些。
W08n0071_p0405a18║  查景審在序末寫道:「審以頗好文字,擇善從之。許為
W08n0071_p0405a19║不請之師,自媿未成之器。因啟其卷,乃告厥功。謬以微才,
W08n0071_p0405a20║敘之云爾。」可見景審不僅與慧琳生活在同時代同地區,並
W08n0071_p0405a21║曾執弟子禮請益。正因為曾經有這種身份,所以在慧琳逝世
W08n0071_p0406a01║後,為《慧琳音義》作序。則景審記敘的可靠性毋庸懷疑。
W08n0071_p0406a02║又,《慧琳音義》前還有開成五年(840)九月十日顧齊之撰
W08n0071_p0406a03║《新收一切藏經音義序》,其中也稱慧琳「建中末乃著經音
W08n0071_p0406a04║義一百卷」,從另一方面證實景審記敘的可靠。而《宋高
W08n0071_p0406a05║僧傳》的作者贊寧不但年代要遲一百多年,本人也沒有見到
W08n0071_p0406a06║過《慧琳音義》,他的記敘,祗能是傳聞之辭。
W08n0071_p0406a07║  又,《宋高僧傳》稱慧琳是「唐京師西明寺慧琳」,即主
W08n0071_p0406a08║張慧琳的隸寺為西明寺。而景審序則稱「有大興善寺慧琳法
W08n0071_p0406a09║師者,……元和十二年二月三十日,絕筆於西明寺焉」,則
W08n0071_p0406a10║慧琳的隸寺應為大興善寺。慧琳的隸寺是大興善寺,或與他
W08n0071_p0406a11║曾從不空修習密教有關。不過後來慧琳為編纂《一切經音義》
W08n0071_p0406a12║而到西明寺生活,並最終在西明寺逝世。隸屬於某寺,而在
W08n0071_p0406a13║另一寺院活動,這種情況在唐代僧人中較為多見。所以慧琳
W08n0071_p0406a14║後來雖在西明寺活動並逝世,卻並不改變他的隸寺是大興善
W08n0071_p0406a15║寺這一事實。當然,唐代僧人也有改變隸寺的情況。但景審
W08n0071_p0406a16║的序言既然寫作於慧琳逝世以後,且序中仍稱慧琳為「大興
W08n0071_p0406a17║善寺慧琳法師」,則直到慧琳逝世,他的隸寺並沒有變化。
W08n0071_p0406a18║由此,《宋高僧傳》的記載是錯誤的。
W08n0071_p0406a19║  隸屬於大興善寺的慧琳何以要到西明寺去編纂《一切經
W08n0071_p0406a20║音義》?這自然與當時西明寺在佛教界的地位有關。西明寺
W08n0071_p0406a21║是唐代首都長安的主要寺院之一,位於右街。與同在右街的
W08n0071_p0406a22║大莊嚴寺,以及位于左街的慈恩寺、薦福寺齊名。在這些寺
W08n0071_p0406a23║院中,西明寺收藏的佛藏特別著名,以致被稱為「西明藏」。
W08n0071_p0406a24║唐代著名佛教目錄學家道宣就隸屬於西明寺,西明寺的藏經
W08n0071_p0407a01║被視為長安藏經的代表。在慧琳編纂《一切經音義》的時代
W08n0071_p0407a02║尤其如此,這是因為著名的西明寺僧人圓照剛剛完成了他的
W08n0071_p0407a03║巨著——《貞元新定釋教目錄》(以下簡稱《貞元錄》)。
W08n0071_p0407a04║  釋圓照,《宋高僧傳》卷十五有傳,是當時著名的律宗
W08n0071_p0407a05║僧人。他繼承律宗僧人編纂佛教目錄的傳統,首先編纂了《續
W08n0071_p0407a06║開元釋教錄》(以下簡稱《續開元錄》)三卷,將智昇《開元
W08n0071_p0407a07║錄》編成後新出的佛典逐一著錄。其後,因唐德宗的敕命,
W08n0071_p0407a08║在《開元錄》的基礎上,加上其後新出的經典等,於貞元十
W08n0071_p0407a09║六年(800)完成了《貞元錄》。《貞元錄》的《入藏錄》收
W08n0071_p0407a10║經1258部、5390卷、分為510帙,比《開元入藏錄》多收
W08n0071_p0407a11║182部、342卷、30帙。《貞元錄》是當時的官定經錄,它
W08n0071_p0407a12║所編定的藏經是當時的皇家官藏,具有一定的權威與示範作
W08n0071_p0407a13║用。可以想見,慧琳既然要為「一切經」,亦即大藏經編纂
W08n0071_p0407a14║音義,自然要依據這部新編成的、最有權威性的皇家官藏。
W08n0071_p0407a15║這應該是大興善寺僧人慧琳來到西明寺的主要原因。
W08n0071_p0407a16║  那麼,《慧琳音義》是否完全依據圓照的《貞元入藏錄》
W08n0071_p0407a17║來編纂呢?不是的。這裡,我將《開元入藏錄》、《貞元入藏
W08n0071_p0407a18║錄》、《慧琳音義》的收經情況作一個對照。對照時,增收玄
W08n0071_p0407a19║逸的《開元釋教錄廣品歷章》(以下簡稱《廣品歷章》)。玄
W08n0071_p0407a20║逸,《宋高僧傳》卷五有傳,稱他是玄宗神武皇帝從外父,
W08n0071_p0407a21║沒有談及他的生活年代。但《房山石經》本《續開元錄》在
W08n0071_p0407a22║著錄《廣品歷章》時稱「開元末京師華嚴寺沙門玄逸所撰」,
W08n0071_p0407a23║可見他的相關活動時代在智昇後、圓照前。他的《廣品歷章》
W08n0071_p0407a24║依據《開元入藏錄》編成,可反映智昇後、圓照前我國大藏
W08n0071_p0407a25║經的情況。
W08n0071_p0407a26║  由於大藏經篇幅太大,在此祗擬比較首部的「大乘經.般
W08n0071_p0408a01║若部」部分與尾部的「賢聖傳記錄.此方撰述集傳」部分。
W08n0071_p0408a02║為簡便起見,經名均用簡稱,並省略譯者名。
W08n0071_p0408a03║  首先比較「大乘經.般若部」部分。
W08n0071_p0408a04║  表一
W08n0071_p0408a05║    開元入藏錄   廣品歷章   貞元入藏錄   慧琳音義
W08n0071_p0408a06║ 1   大般若經,600卷   大般若經,600卷   大般若經,600卷   大般若經,600卷
W08n0071_p0408a07║ 2   放光般若經,30卷   放光般若經,30卷   放光般若經,30卷   放光般若經,30卷
W08n0071_p0408a08║ 3   摩訶般若經,40卷   摩訶般若經,40卷   摩訶般若經,40卷   摩訶般若經,40卷
W08n0071_p0408a09║ 4   光讚般若經,15卷   光讚般若經,10卷   光讚般若經,15卷   光讚般若經,10卷
W08n0071_p0408a10║ 5   摩訶鈔經,5卷   摩訶鈔經,5卷   摩訶鈔經,5卷   摩訶鈔經,5卷
W08n0071_p0408a11║ 6   道行般若經,10卷   道行般若經,10卷   理趣般若經,1卷   道行般若經,10卷
W08n0071_p0408a12║ 7   小品般若經,10卷   小品般若經,8卷   大樂理趣經,1卷   小品般若經,10卷
W08n0071_p0408a13║ 8   大明度經,4卷   大明度經,4卷   道行般若經,10卷   勝天王經,7卷
W08n0071_p0409a01║ 9   勝天王經,7卷   勝天王經,7卷   小品般若經,10卷   濡首分衛經,2卷
W08n0071_p0409a02║ 10   文殊般若經,2卷   文殊般若經,2卷   大明度經,4卷   大明度經,4卷
W08n0071_p0409a03║ 11   文殊般若經,1卷   文殊般若經,1卷   勝天王經,7卷   文殊般若經,2卷
W08n0071_p0409a04║ 12   濡首分衛經,2卷   濡首分衛經,2卷   文殊般若經,2卷   文殊般若經,1卷
W08n0071_p0409a05║ 13   金剛經,1卷(舍衛國)   金剛經,1卷(舍衛國)   文殊般若經,1卷   仁王般若經,2卷
W08n0071_p0409a06║ 14   金剛經,1卷(婆伽婆)   金剛經,1卷(婆伽婆)   濡首分衛經,2卷   新譯仁王經,2卷
W08n0071_p0409a07║ 15   金剛經,1卷(祇樹林)   金剛經,1卷(祇樹林)   金剛經,1卷(舍衛國)   仁王護國結壇經,1卷
W08n0071_p0409a08║ 16   能斷金剛經,1卷(室羅筏)   能斷金剛經,1卷(室羅筏)   金剛經,1卷(婆伽婆)   金剛經,1卷(舍衛國)
W08n0071_p0409a09║ 17   能斷金剛經,1卷(名稱城)   能斷金剛經,1卷(名稱城)   金剛經,1卷(祇樹林)   金剛經,1卷(婆伽婆)
W08n0071_p0409a10║ 18   實相般若經,1卷   仁王般若經,2卷   能斷金剛經,1卷(室羅筏)   金剛經,1卷(祇樹林)
W08n0071_p0410a01║ 19   仁王般若經,2卷   大明咒經,1卷   能斷金剛經,1卷(名稱城)   能斷金剛經,1卷(室羅筏)
W08n0071_p0410a02║ 20   大明咒經,1卷   般若心經,1卷   實相般若經,1卷   能斷金剛經,1卷(名稱城)
W08n0071_p0410a03║ 21   般若心經,1卷   實相般若經,1卷   仁王般若經,2卷   實相般若經,1卷
W08n0071_p0410a04║ 22         新譯仁王經,2卷   理趣般若經,1卷
W08n0071_p0410a05║ 23         仁王陀羅尼釋,1卷   大樂理趣經,1卷
W08n0071_p0410a06║ 24         仁王念誦法,1卷   大明咒經,1卷
W08n0071_p0410a07║ 25         仁王念誦儀軌,1卷   般若心經,1卷
W08n0071_p0410a08║ 26         大明咒經,1卷   新譯般若心經,1卷
W08n0071_p0410a09║ 27         般若心經,1卷
W08n0071_p0410a10║ 28         普遍智藏心經,1卷
W08n0071_p0410a11║ 29         新譯般若心經,1卷
W08n0071_p0411a01║ 30         修習般若菩薩觀行念誦儀軌,1卷
W08n0071_p0411a02║ 31         大曼陀羅十七尊釋,1卷
W08n0071_p0411a03║ 32         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,10卷
W08n0071_p0411a04║    21部736卷   21部729卷   32部757卷   26部737卷
W08n0071_p0411a05║  考察上表我們可以發現:
W08n0071_p0411a06║  一、《廣品歷章》完全依據《開元入藏錄》組織。但與
W08n0071_p0411a07║《開元入藏錄》相比,它的收經部數雖然相同,卷數卻少7
W08n0071_p0411a08║卷。原因如下:
W08n0071_p0411a09║  1、《光讚般若》,《開元入藏錄》為15卷,《廣品歷章》
W08n0071_p0411a10║為10卷。少5卷。
W08n0071_p0411a11║  2、《小品般若》,《開元入藏錄》為10卷,《廣品歷章》
W08n0071_p0411a12║為8卷。少2卷。
W08n0071_p0411a13║  以上兩項,合計少7卷。
W08n0071_p0411a14║  此外,《實相般若經》的排序,在《開元入藏錄》中為
W08n0071_p0411a15║18號,而在《廣品歷章》中為21號。
W08n0071_p0411a16║  這說明即使像《廣品歷章》這樣公開表明完全依據《開
W08n0071_p0411a17║元入藏錄》來組織的藏經,也不可能真正與《開元入藏錄》
W08n0071_p0412a01║完全相同。追究其原因,可以指出如下兩點:
W08n0071_p0412a02║  第一、當時的藏經都是寫本。不同的寫本佛典經常因為
W08n0071_p0412a03║紙張、抄寫者等諸種原因,出現同一部典籍的卷數多寡不一
W08n0071_p0412a04║的現象。所以,在《開元錄》、《廣品歷章》、《貞元錄》等經
W08n0071_p0412a05║錄中,經常需要註明某種經典共有幾種不同的卷本正在流
W08n0071_p0412a06║傳。
W08n0071_p0412a07║  第二、當時,千字文帙號還沒有出現,更無所謂什麼帙
W08n0071_p0412a08║內編碼。由於缺乏帙號及帙內編碼的維繫,諸經的次序很
W08n0071_p0412a09║容易前後錯落。
W08n0071_p0412a10║  二、《貞元入藏錄》以《開元入藏錄》為基礎組織,但
W08n0071_p0412a11║增補11部21卷。並將新增補的這些經典分作如下四個部分:
W08n0071_p0412a12║   第一部分
W08n0071_p0412a13║    《金剛頂瑜伽般若理趣經》一卷
W08n0071_p0412a14║    《般若理趣經釋》一卷
W08n0071_p0412a15║   第二部分
W08n0071_p0412a16║    《新譯仁王經》二卷
W08n0071_p0412a17║    《仁王般若陀羅尼釋》一卷
W08n0071_p0412a18║    《仁王般若念誦法經》一卷
W08n0071_p0412a19║    《仁王念誦儀軌》一卷
W08n0071_p0412a20║   第三部分
W08n0071_p0412a21║    《普遍智藏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一卷
W08n0071_p0412a22║    《新譯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一卷
W08n0071_p0412a23║   第四部分
W08n0071_p0413a01║    《修習般若波羅蜜菩薩觀行念誦儀軌》一卷
W08n0071_p0413a02║    《大曼陀羅十七尊釋》一卷
W08n0071_p0413a03║    《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》十卷
W08n0071_p0413a04║  上述前三個部分依照《開元入藏錄》的原有結構,插入
W08n0071_p0413a05║般若部的相應經典之後。第四個部分均為《開元入藏錄》之
W08n0071_p0413a06║「大乘般若部」原來沒有的經典,故綴附在後面。
W08n0071_p0413a07║  三、現在來看《慧琳音義》。
W08n0071_p0413a08║  《慧琳音義》編纂於《貞元錄》之後,編纂於西明寺。
W08n0071_p0413a09║按理說,它應該與《貞元入藏錄》基本一致。但實際上它比
W08n0071_p0413a10║《貞元入藏錄》缺少了6部20卷,即缺少:
W08n0071_p0413a11║   第二部分
W08n0071_p0413a12║    《仁王般若念誦法經》一卷
W08n0071_p0413a13║    《仁王念誦儀軌》一卷
W08n0071_p0413a14║   第三部分
W08n0071_p0413a15║    《普遍智藏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一卷
W08n0071_p0413a16║   第四部分
W08n0071_p0413a17║    《修習般若波羅蜜菩薩觀行念誦儀軌》一卷
W08n0071_p0413a18║    《大曼陀羅十七尊釋》一卷
W08n0071_p0413a19║    《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》十卷
W08n0071_p0413a20║  以上共缺少6部15卷。此外,《光讚般若》,《貞元入藏
W08n0071_p0413a21║錄》所收為15卷,《慧琳音義》卷首目錄雖作15卷,實際
W08n0071_p0413a22║所收卻為10卷,故少5卷。以上合計缺少6部20卷。
W08n0071_p0413a23║  所以,如將《慧琳音義》與《開元入藏錄》相比,雖然
W08n0071_p0413a24║實際增加了5部6卷,即:《新譯仁王經》二卷、《仁王護國
W08n0071_p0413a25║結壇經》一卷、《理趣般若經》一卷、《大樂理趣經》一卷、
W08n0071_p0413a26║罽賓新譯《般若心經》一卷。但由於上述《光讚般若》卷數
W08n0071_p0414a01║的變化,就統計數字而言,祗增加5部1卷。
W08n0071_p0414a02║  就諸經典的排序而言,《慧琳音義》與《開元入藏錄》、
W08n0071_p0414a03║《廣品歷章》、《貞元入藏錄》都不相同。究其原因,除了上
W08n0071_p0414a04║面已經提到的兩點外,就是經典數量有增減。為了將新增經
W08n0071_p0414a05║典安排到適當的位置,以及由於刪除了某些經典,則藏經原
W08n0071_p0414a06║來的排序必然發生變動。
W08n0071_p0414a07║  通過上述比較,我們可以明白《慧琳音義》的確與《貞
W08n0071_p0414a08║元入藏錄》關係最密切,是在《貞元入藏錄》的基礎上組織
W08n0071_p0414a09║的。但是,慧琳並沒有把自己的工作完全局限在《貞元入藏
W08n0071_p0414a10║錄》的形態上,而是自有主張,另作取捨。
W08n0071_p0414a11║  如果我們再比較「賢聖傳記錄.此方撰述集傳」部分,
W08n0071_p0414a12║則上述結論可以更加清楚。因為《廣品歷章》的「賢聖傳記
W08n0071_p0414a13║錄.此方撰述集傳」部分已經缺失不存,故下表不包括《廣
W08n0071_p0414a14║品歷章》。
W08n0071_p0414a15║  表二
W08n0071_p0414a16║    開元入藏錄   貞元入藏錄   慧琳音義
W08n0071_p0414a17║ 1   釋迦譜,10卷   大佛名經,16卷   釋迦譜,10卷
W08n0071_p0414a18║ 2   釋迦氏略譜,1卷   釋迦譜,10卷   釋迦氏略譜,2卷
W08n0071_p0414a19║ 3   釋迦方志,2卷   釋迦氏略譜,1卷   釋迦方志,2卷
W08n0071_p0414a20║ 4   經律異相,50卷   釋迦方志,2卷   釋氏系錄,1卷
W08n0071_p0414a21║ 5   陀羅尼雜集,10卷   經律異相,50卷   大周刊定眾經目錄,15卷
W08n0071_p0414a22║ 6   諸經要集,20卷   陀羅尼雜集,10卷   經律異相,50卷
W08n0071_p0414a23║ 7   出三藏記集,15卷   諸經要集,20卷   大唐內典錄,10卷
W08n0071_p0415a01║ 8   眾經目錄,7卷   出三藏記集,15卷   續大唐內典錄,1卷
W08n0071_p0415a02║ 9   開皇三寶錄,15卷   眾經目錄,7卷   開元釋教錄,20卷
W08n0071_p0415a03║ 10   眾經目錄,5卷   大唐內典錄,10卷   集神州三寶感通錄,4卷
W08n0071_p0415a04║ 11   大唐內典錄,10卷   續大唐內典錄,1卷   大唐南海寄歸內法傳,4卷
W08n0071_p0415a05║ 12   續大唐內典錄,1卷   古今譯經圖紀,4卷   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,2卷
W08n0071_p0415a06║ 13   古今譯經圖紀,4卷   續古今譯經圖紀,1卷   大唐西域記,12卷
W08n0071_p0415a07║ 14   續古今譯經圖紀,1卷   大周刊定眾經目錄,15卷   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師傳,10卷
W08n0071_p0415a08║ 15   大周刊定眾經目錄,15卷   開皇三寶錄,15卷   古今譯經圖紀,4卷
W08n0071_p0415a09║ 16   開元釋教錄,20卷   眾經目錄,5卷   續古今譯經圖紀,1卷
W08n0071_p0415a10║ 17   一切經音義,25卷   開元釋教錄,20卷   集古今佛道論衡,4卷
W08n0071_p0415a11║ 18   新譯華嚴音義,2卷   續開元釋教錄,3卷   續集古今佛道論衡,1卷
W08n0071_p0415a12║ 19   大唐西域記,12卷   貞元新定釋教目錄,30卷   利涉論衡,1卷
W08n0071_p0416a01║ 20   集古今佛道論衡,4卷   一切經音義,25卷   道氤定三教論衡,1卷
W08n0071_p0416a02║ 21   續集古今佛道論衡,1卷   新譯華嚴音義,2卷   辯正論,8卷
W08n0071_p0416a03║ 22   東夏三寶感通錄,3卷   大唐西域記,12卷   破邪論,2卷
W08n0071_p0416a04║ 23   集沙門不拜俗議,6卷   集古今佛道論衡,4卷   崇正錄,15卷(有缺本)
W08n0071_p0416a05║ 24   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師傳,10卷   續集古今佛道論衡,1卷   甄正論,3卷
W08n0071_p0416a06║ 25   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,2卷   東夏三寶感通錄,3卷   十門辯惑論,2卷
W08n0071_p0416a07║ 26   法顯傳,1卷   集沙門不拜俗議,6卷   沙門法琳傳,5卷
W08n0071_p0416a08║ 27   高僧傳,14卷   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師傳,10卷   集沙門不拜俗議,6卷
W08n0071_p0416a09║ 28   續高僧傳,30卷   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,2卷   高僧傳,14卷
W08n0071_p0416a10║ 29   辯正論,8卷   法顯傳,1卷   續高僧傳,30卷
W08n0071_p0416a11║ 30   破邪論,2卷   高僧傳,14卷   弘明集,14卷
W08n0071_p0416a12║ 31   甄正論,3卷   續高僧傳,30卷   廣弘明集,30卷
W08n0071_p0416a13║ 32   十門辯惑論,2卷   辯正論,8卷   法顯傳,1卷
W08n0071_p0416a14║ 33   弘明集,14卷   破邪論,2卷   慧超傳,3卷
W08n0071_p0417a01║ 34   廣弘明集,30卷   別傳,3卷   無行法師書,1卷
W08n0071_p0417a02║ 35   集諸經禮懺儀,2卷   甄正論,3卷   肇論,2卷
W08n0071_p0417a03║ 36   大唐南海寄歸內法傳,4卷   十門辯惑論,2卷   止觀門論,2卷
W08n0071_p0417a04║ 37   比丘尼傳,4卷   弘明集,14卷   安樂集,2卷
W08n0071_p0417a05║ 38   別說罪要行法,1卷   廣弘明集,30卷   寶法義論,1卷
W08n0071_p0417a06║ 39   受用三水要法,1卷   集諸經禮懺儀,2卷   寶王論,3卷
W08n0071_p0417a07║ 40   護命放生軌儀,1卷   大唐南海寄歸內法傳,4卷   金錍決瞙論,1卷
W08n0071_p0417a08║ 41      比丘尼傳,4卷   比丘尼傳,4卷
W08n0071_p0417a09║ 42      別說罪要行法,1卷   觀心論,1卷
W08n0071_p0417a10║ 43      受用三水要法,1卷   群疑論,7卷
W08n0071_p0417a11║ 44      護命放生軌儀,1卷   十疑論,1卷
W08n0071_p0417a12║ 45         浴像法,1卷
W08n0071_p0417a13║ 46         罪福要行,1卷
W08n0071_p0417a14║ 47         受用三水,1卷
W08n0071_p0417a15║ 48         放生儀,1卷
W08n0071_p0417a16║    40部368卷   44部420卷   48部317卷
W08n0071_p0418a01║  從上表可知,《開元入藏錄》的此方撰述部所收的40
W08n0071_p0418a02║部經典均被《貞元入藏錄》所收,且諸典籍的卷數也一致。
W08n0071_p0418a03║此外,《貞元入藏錄》多收了4部52卷。它們為:
W08n0071_p0418a04║   《大佛名經》十六卷
W08n0071_p0418a05║   《續開元釋教錄》三卷
W08n0071_p0418a06║   《貞元新定釋教目錄》三十卷
W08n0071_p0418a07║   《別傳》三卷
W08n0071_p0418a08║  關於《大佛名經》、《續開元錄》、《別傳》的入藏,《貞
W08n0071_p0418a09║元錄》卷一有專門的記載,此不贅述。至於《貞元錄》的入
W08n0071_p0418a10║藏,自在意中,毋庸多言。諸經錄對《別錄》的著錄比較混
W08n0071_p0418a11║亂,或為法琳著,或為彥悰撰。我意應為法琳的著作,由彥
W08n0071_p0418a12║悰編集而成。為免枝節,此處亦不贅述。
W08n0071_p0418a13║  值得注意的是《慧琳音義》此處雖收經48部317卷,
W08n0071_p0418a14║但與《開元入藏錄》及《貞元入藏錄》均有較大差異。由於
W08n0071_p0418a15║《貞元入藏錄》的此方撰述部分已經涵蓋了《開元入藏錄》
W08n0071_p0418a16║的全部典籍,為避文繁,所以這裡我們僅將《慧琳音義》與
W08n0071_p0418a17║《貞元入藏錄》作一對照。
W08n0071_p0418a18║  《貞元入藏錄》已收,而《慧琳音義》沒有收入的有
W08n0071_p0418a19║12部:
W08n0071_p0418a20║   《大佛名經》十六卷
W08n0071_p0418a21║   《陀羅尼雜集》十卷
W08n0071_p0418a22║   《諸經要集》二十卷
W08n0071_p0418a23║   《出三藏記集》十五卷
W08n0071_p0418a24║   《眾經目錄》七卷
W08n0071_p0418a25║   《開皇三寶錄》十五卷
W08n0071_p0418a26║   《眾經目錄》五卷
W08n0071_p0419a01║   《續開元釋教錄》三卷
W08n0071_p0419a02║   《貞元新定釋教目錄》三十卷
W08n0071_p0419a03║   《一切經音義》二十五卷
W08n0071_p0419a04║   《新譯華嚴音義》二卷
W08n0071_p0419a05║   《集諸經禮懺儀》二卷
W08n0071_p0419a06║  上述12部中,兩種音義沒有被收入,這還可以理解。
W08n0071_p0419a07║《出三藏記集》等6種經錄沒有收入,就不太好理解。因為
W08n0071_p0419a08║《慧琳音義》同時收入了《內典錄》、《大周錄》、《開元錄》
W08n0071_p0419a09║等6種經錄。至於《諸經要集》等4種沒有收入,更使人不
W08n0071_p0419a10║得其解,因為按照常規,這些典籍無疑應該進行音釋。
W08n0071_p0419a11║  是否上述12種典籍無音可釋,故而《慧琳音義》不載
W08n0071_p0419a12║呢?不是的。在《慧琳音義》中,凡屬無音可釋的典籍,慧
W08n0071_p0419a13║琳均加以著錄,並作專門的說明,甚至逐卷加以說明。而上
W08n0071_p0419a14║述12種典籍根本不在《慧琳音義》的著錄之列,說明慧琳
W08n0071_p0419a15║乃有意將之刪略。
W08n0071_p0419a16║  《貞元入藏錄》未收,《慧琳音義》新增者16部:
W08n0071_p0419a17║   《釋氏系錄》一卷
W08n0071_p0419a18║   《利涉論衡》一卷
W08n0071_p0419a19║   《道氤定三教論衡》一卷
W08n0071_p0419a20║   《崇正錄》十五卷(有缺本)
W08n0071_p0419a21║   《慧超傳》三卷
W08n0071_p0419a22║   《無行法師書》一卷
W08n0071_p0419a23║   《肇論》二卷
W08n0071_p0419a24║   《止觀門論》二卷
W08n0071_p0419a25║   《安樂集》二卷
W08n0071_p0419a26║   《寶法義論》一卷
W08n0071_p0420a01║   《寶王論》三卷
W08n0071_p0420a02║   《金錍決瞙論》一卷
W08n0071_p0420a03║   《觀心論》一卷
W08n0071_p0420a04║   《群疑論》七卷
W08n0071_p0420a05║   《十疑論》一卷
W08n0071_p0420a06║   《浴像法》一卷
W08n0071_p0420a07║  上述16部典籍,有些有傳世本;有些近年新從敦煌遺
W08n0071_p0420a08║書或其他地方發現;有些雖然已經亡佚,但在有關史籍上尚
W08n0071_p0420a09║留有記載,我們可以借此窺見其些許情況;也有的僅剩名題,
W08n0071_p0420a10║已經無法考證其內容了。但是,僅從我們可以考知的情況來
W08n0071_p0420a11║看,上述典籍都是一些具有相當研究價值的文獻。起碼是當
W08n0071_p0420a12║時被人們關心、並經常閱讀的典籍。所以慧琳認為有必要將
W08n0071_p0420a13║這些典籍收入大藏經,並為它們編纂音義。
W08n0071_p0420a14║  另有《釋迦譜》等32部為《貞元入藏錄》與《慧琳音
W08n0071_p0420a15║義》共有的,在此不再羅列。需要指出的是,其中《釋迦氏
W08n0071_p0420a16║略譜》,《貞元入藏錄》作一卷,《慧琳音義》作二卷。《別傳》,
W08n0071_p0420a17║《貞元入藏錄》作3卷,《慧琳音義》作5卷。
W08n0071_p0420a18║  上述情況說明,在慧琳編纂《一切經音義》的時代,對
W08n0071_p0420a19║於佛教大藏經的基本結構形態,人們比較認同智昇《開元入
W08n0071_p0420a20║藏錄》的組織。但對於大藏經到底應該收納哪些經典,不同
W08n0071_p0420a21║的人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觀點。雖然有《開元入藏錄》這樣比
W08n0071_p0420a22║較有影響的大藏經作榜樣,乃至雖然有《貞元入藏錄》這樣
W08n0071_p0420a23║的皇家官藏為典範,修造藏經的僧人依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好
W08n0071_p0420a24║惡對藏經內容自由取捨。也就是說,我國的佛教大藏經,直
W08n0071_p0420a25║到這個時候,仍未能真正統一。
W08n0071_p0420a26║  除了收經內容不同外,從上表可以得知,《開元入藏錄》、
W08n0071_p0421a01║《貞元入藏錄》、《慧琳音義》諸經的排列次序與前述般若部
W08n0071_p0421a02║一樣,也是既有前後繼承的關係,又互有較大的不同。其基
W08n0071_p0421a03║本原因,上文已經敘述。這裡僅就千字文帙號問題再略作說
W08n0071_p0421a04║明。
W08n0071_p0421a05║  千帙文帙號是我國僧人發明的藏經管理方式,有類於現
W08n0071_p0421a06║在圖書館所用的索書號。千字文帙號的出現,說明我國的佛
W08n0071_p0421a07║藏管理已經達到很高的水平。在敦煌遺書被發現以前,人們
W08n0071_p0421a08║僅知道千字文帙號最早出現在四卷本《開元釋教錄略出》上,
W08n0071_p0421a09║而該《略出》又被署為由智昇於開元十八年(730)所撰,
W08n0071_p0421a10║所以人們均以為既然《略出》是智昇所撰,《略出》中的千
W08n0071_p0421a11║字文帙號自然為智昇所創。進而推論從開元十八年(730)
W08n0071_p0421a12║起,千字文帙號已經流傳。實際上,《略出》既非智昇所撰,
W08n0071_p0421a13║千字文帙號也非智昇所創。這種帙號大約出現在會昌廢佛之
W08n0071_p0421a14║後。關於這個問題,拙作《八——十世紀佛教大藏經史》第
W08n0071_p0421a15║四章已經作了詳盡的論述。在此,想利用《貞元錄》的資料
W08n0071_p0421a16║對此再做一點補充。
W08n0071_p0421a17║  《貞元錄》的結構基本上全部仿照《開元錄》。同樣既
W08n0071_p0421a18║有一個「有譯有本錄」(第二十卷至第二十三卷),又有一個
W08n0071_p0421a19║「入藏錄」(第二十九、第三十卷)。「有譯有本錄」實際上
W08n0071_p0421a20║與「入藏錄」是重復的,祗是一個為廣錄,一個是略出而已。
W08n0071_p0421a21║下面將上述兩錄「此方撰述部」諸經的排列次序略作比較。
W08n0071_p0421a22║為簡略起見,僅比較前17部。
W08n0071_p0421a23║  表三
W08n0071_p0421a24║    貞元有譯有本錄      貞元入藏錄
W08n0071_p0421a25║ 1   大佛名經,16卷   1   大佛名經,16卷
W08n0071_p0421a26║    上一部二帙      上一部二帙
W08n0071_p0422a01║ 2   釋迦譜,10卷   2   釋迦譜,10卷
W08n0071_p0422a02║ 3   釋迦氏略譜,1卷   3   釋迦氏略譜,1卷
W08n0071_p0422a03║ 4   釋迦方志,2卷   4   釋迦方志,2卷
W08n0071_p0422a04║    上三部二帙      上三部二帙
W08n0071_p0422a05║ 5   經律異相,50卷   5   經律異相,50卷
W08n0071_p0422a06║    上一部五帙      上一部五帙
W08n0071_p0422a07║ 6   陀羅尼雜集,10卷   6   陀羅尼雜集,10卷
W08n0071_p0422a08║    上一部一帙      上一部一帙
W08n0071_p0422a09║ 7   諸經要集,20卷   7   諸經要集,20卷
W08n0071_p0422a10║    上一部三帙      上一部三帙
W08n0071_p0422a11║ 8   出三藏記集,15卷   8   出三藏記集,15卷
W08n0071_p0422a12║ 9   眾經目錄,7卷   9   眾經目錄,7卷
W08n0071_p0422a13║    上二部二帙      上二部二帙
W08n0071_p0422a14║ 10   開皇三寶錄,15卷   10   大唐內典錄,10卷
W08n0071_p0422a15║ 11   眾經目錄,5卷      上一部一帙
W08n0071_p0422a16║    上二部二帙   11   續大唐內典錄,1卷
W08n0071_p0422a17║ 12   大唐內典錄,10卷   12   古今譯經圖紀,4卷
W08n0071_p0422a18║    上一部一帙   13   續古今譯經圖紀,1卷
W08n0071_p0422a19║ 13   續大唐內典錄,1卷   14   大周刊定眾經目錄,15卷
W08n0071_p0422a20║ 14   古今譯經圖紀,4卷      上四部二帙
W08n0071_p0423a01║ 15   續古今譯經圖紀,1卷   15   開皇三寶錄,15卷
W08n0071_p0423a02║ 16   大周刊定眾經目錄,15卷   16   眾經目錄,5卷
W08n0071_p0423a03║    上四部二帙      上二部二帙
W08n0071_p0423a04║ 17   開元釋教錄,20卷   17   開元釋教錄,20卷
W08n0071_p0423a05║    上一部二帙      上一部二帙
W08n0071_p0423a06║  上述17部經典,內容一樣,卷數一樣,合帙方式一樣。
W08n0071_p0423a07║但是,在「有譯有本錄」中,《開皇三寶錄》與《眾經目錄》
W08n0071_p0423a08║等二部所合成的兩帙排在《大唐內典錄》之前,而在「入藏
W08n0071_p0423a09║錄」中,這兩帙卻被排在《大周錄》之後。同樣是圓照自己
W08n0071_p0423a10║編定的藏經,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次序變化?邏輯的答案祗
W08n0071_p0423a11║有一個,就是當時千字文祑號還沒有產生,使用的還是經名
W08n0071_p0423a12║祑號法與定格儲藏法。所以產生這種經典次序前後錯落的情
W08n0071_p0423a13║況。
W08n0071_p0423a14║  通過上面的討論,我們可以得出如下結論:
W08n0071_p0423a15║  一、以往,人們對《慧琳音義》的研究往往集中在諸如
W08n0071_p0423a16║佛教義學、文字學、音韻學、輯佚、考史等諸多方面。但是,
W08n0071_p0423a17║由於該音義是慧琳依據西明寺所存的一部現前藏經增補刪
W08n0071_p0423a18║節後編寫而成,所以,它也可以成為我們研究當時大藏經的
W08n0071_p0423a19║重要資料。
W08n0071_p0423a20║  二、從《慧琳音義》與《開元入藏錄》、《廣品歷章》、
W08n0071_p0423a21║《貞元入藏錄》等的比較可以看出,雖然《開元入藏錄》在
W08n0071_p0424a01║當時已經有著較大的影響,但各地的藏經並沒有完全依據
W08n0071_p0424a02║《開元入藏錄》進行組織,而是依照各地的不同條件,乃至
W08n0071_p0424a03║編藏者個人的好惡,對藏經內容自作變動。也就是說,藏經
W08n0071_p0424a04║的結構雖然有所趨同,藏經的內容依然百花齊放。全國藏經
W08n0071_p0424a05║的真正統一,是會昌廢佛以後的事情。這也是拙作《八——
W08n0071_p0424a06║十世紀佛教大藏經史》(修訂本,即出)將會昌廢佛作為分
W08n0071_p0424a07║期標誌,區分寫本藏經的結構體系化階段與全國統一化階段
W08n0071_p0424a08║的原因。
W08n0071_p0424a09║  就「《慧琳音義》與唐代大藏經」這個題目而言,可以
W08n0071_p0424a10║研究的問題還很多。比如對《慧琳音義》新增補的經典,應
W08n0071_p0424a11║該逐一考證,乃至索隱鉤沉。這可以為我們研究當時的佛教,
W08n0071_p0424a12║提供許多新的寶貴的資料。比如對《慧琳音義》涉及到一批
W08n0071_p0424a13║經序,也值得一一加以考證查核。經序在佛教文獻研究、藏
W08n0071_p0424a14║經研究中具有重要地位,遺憾的是,至今人們對此還缺乏必
W08n0071_p0424a15║要的重視與充分的利用。還有,應該將《慧琳音義》與《可
W08n0071_p0424a16║洪音義》做一個比較詳細的對照,這對我們論證會昌廢佛以
W08n0071_p0424a17║後佛教大藏經最終如何統一到《開元入藏錄》的形態上,可
W08n0071_p0424a18║以提供強有力的證據。但限於篇幅,這些工作祗有留待將來
W08n0071_p0424a19║去進行了。
W08n0071_p0424a20║
W08n0071_p0424a21║         2001年11月18日
  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----「台北版電子佛典集成之研究與建構」
Tel:(02)2498-0707#2254
E-mail:sraddhabala@gmail.com
Address:20842 台北縣金山鄉西勢湖2-6號 法鼓佛教學院